【作家专访】青年作家网签约赵喜语——读书写

 作家刘心武     |      AG-ag真人-金沙AG

  赵喜语简介:吉林长春人,男,1970年出生,现为吉林省某省直机关报主编,热点:世界十大文豪 世界十大文豪之一的中国文,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新闻通讯集《触摸彼岸》,诗集《寻找蒲公英的影子》等多部作品集,发表新闻消息、通讯、散文、诗歌2000余篇(首),获各类奖项40余个。再后来,上初中了,从课本上又读到了很多我当时不能看到的优美文章。我的视野又开阔了很多,但远远不能满足我对书籍的渴望。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我的作文经常被范文在班级里,尤其在高年级被传读,甚至被贴到学校的橱窗里展示。这中间,我还多次参加县里组织的中学生作文竞赛,并不断获奖。同时,还偶尔写一些新闻报道,被县广播站广播,还被聘为特约通讯员。这个荣誉,在我们乡里也廖廖无几,其他都是成人,只有我一个中学生。那时,用现在的话说是非常有成就感,也很荣耀。一时间,我成了乡上的名人。现在想起来,能走在文学之路,从事编辑工作,与那时各方面的鼓励是分不开的。有梦想就有希望。少年时的作家梦一直在我心底飞翔着。原来我的名字是赵喜宇,因为热爱文学,就义无反顾地改成了赵喜语。作家梦支撑着我一路走来,给我源泉,给我快乐,也给我很多馈赠。她是我心灵深处无法割舍的情结,我没有理由不喜欢她,不热爱她。当然,最该感谢的还是书籍,是读书给我滋养,给我引领,给我梦想。书籍是我前进的阶梯,是我实现人生价值的康庄大道,我爱她,一如既往,始志不渝。当然,还要感谢写作,给了我很多良好的馈赠,让我不断成长进步,开拓了我的视野,增长了学识,丰富了事业,让我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3.优先参加青年作家网组织的各项文学活动(座谈会、文学沙龙、写作采风等),在活动中结识更多的朋友,聚合更多的人脉资源; 4.颁发签约作家荣誉证书,对外简历或名片上,可以注明“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头衔,签约期限为两年,到期符合条件可续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现在回想起来,对于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在当时的条件下能有那样的涉猎,最应该感谢的是我的母亲,是她搪塞着父亲及哥姐们的疑问,给了我莫大的关爱和支持。上高中了,我到县城读书。我的母校双阳县第二中学是一个很重视培养学生特长、文化氛围很浓厚,思想又比较活跃的学校。学校有一个学生文学社团一一春蕾文学社。在语文科任老师高海山的悉心教诲辅导下,我的作文水准有了长足的进步,得到了老师们的欣赏和同学们的推崇,我还担任着春蕾文学社的社长。这时,在高海山老师的推荐下,经常参加县里和长春市的中学生作文竞赛,多次获得好成绩。还不时到不同学校进行交流联谊活动,使我结交了很多朋友,又读到了更多的书。视野开了,眼界广了,作家梦也更加坚强了起来。这时候,我知道了现实文学,伤痕文学,朦胧诗……知道了刘心武、陈建功、琼瑶……知道了舒婷、顾城、北岛……读到了《班主任》、《窗外》、《致橡树》……疯狂地喜爱上了这些文学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唤起了我少年心中那份懵懂的情素,也学着写一些朦胧诗(自以为)和抒情散文等,抒发着自己的感受和憧憬。后来,我出版的诗集《寻找蒲公英的影子》绝大多数的作品就是那时写成的。虽然很青涩,很蹩脚,很拙劣,但是真情实感。这中间,在恩师刘英杰、李凤云的引荐下,又结识了双阳县文化馆创作室周森林、朱守林等多位老师,在他们的耳提面授的教诲辅导下,习作《校园月色》被刊登在县文化馆期刊《山花》上,这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使我坚定地把作家梦做下去…… 年近半百,从事文字工作也己二十多年了。虽然己不再是做梦的年龄了,但对文学的热爱,使我心底的作家梦想一直在坚强地飞翔着。我认为,我还年轻,这个梦想可以一直执着地做下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1.免费向报纸杂志推荐文章,免费向出版单位推荐书稿,合作的近两百多家媒体和出版单位等着你们的作品(推荐之前需先经过网站编辑部审核); 2.青年作家网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平台,合作媒体平台(搜狐新闻、凤凰新闻、今日头条、网易新闻、天天快报等)全年免费为签约作家发布资讯(含作品评论和作家访谈),总发布资讯不低于20篇,总计300万的粉丝传播刷爆你的朋友圈;原标题:【作家专访】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赵喜语——读书写作成就了我的作家梦我出生在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那时叫双阳县)南部山区的偏远小山村一一土顶乡土顶村。从我记事开始,就对文学有着与生俱来的偏好和喜爱,也许这也是天意。小时候,我的玩具是书,与其他小朋友不一样,他们可以天南地北地疯野,而我却喜欢躲在某个角落安静地读书看画。先是将前后左右邻居家的连环画、小人书借过翻个遍,有的是几遍。所能借到、读到的全部读完读烂之后,就实在没书可读了。于是,我就跑到村里的陈老学究(他是下放我们村的市里的中学老师,后来在我村任村小老师,一直定居在我们村,那可是我们村里最有学问的人)家借“大书”读。老人家对书很怜惜的,很少外借。起初,老人家根本不搭理我这个小毛孩子。我三番五次往人家跑,有时一天去好几趟。实在不行,就央求妈妈出来帮忙,在妈妈的保证下,老人家又被我的真诚和渴望所打动,终于答应借书给我。于是,我生平第一次读到了《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大刀记》等等,知道了除连环画和小人书之外还有那么多好读好看的书。后来,又从老人家处借读了《青春之歌》、《白洋淀纪事》、《暴风骤雨》……眼界大开,读书的兴趣更浓更重了,几乎到了嗜书如命的地步了。再后来,老人家的书都读遍了,又无书可读了,就肯求妈妈领我去邮局订书。妈妈将家里的比较珍惜的紫铜盒子卖了,再将家里攒了一个多月的鸡蛋买了,凑了一元九角钱(在当时的普通农家可以是大钱了),在镇上的邮局,给我订了全年的《人民文学》。那时候最快乐的事就是《人民文学》新书到的时候。于是,在这里,我“认识”了鲁迅、巴金、老舍、汪曾祺、刘绍棠……在这里,我知道了“诗”,知道了艾青、田间、郭小川、戴望舒…… 中学毕业后,我参军到部队。到部队后,我又读到《解放军报》、《空军报》,给了我很多的感染和启示。火热的军营生活,迫使我想拿起笔写点什么。新兵连未结束,我在兵种报《空军报》上发表了散文《绿叶依旧》,编辑老师还特意写了信给我肯定并鼓励我继续写下去。该文刊发后得到了部队首长的关注,新兵连一结束,我被选调团政治处做新闻报道员。后来,我又被选调到师里做新闻报道工作,一做就是四年。在部队其间,有四百多篇不同体裁的作品见于军、地各类报纸期刊,多次被评为师、军、军区等优秀新闻报道员,还荣获三等功一次。复员回到地方后,先后到吉林省内多家媒体从事记者、编辑工作。至目前,先后出版诗集、新闻通讯集、散文集等多部,现在担任省一机关报主编,为吉林省作协、长春市作协会员。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