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作家金城行】黄河黄兰州蓝

 作家温皓然     |      AG-ag真人-金沙AG

  我真切地感到,黄河的水波是那样金灿灿的黄,兰州的天空是那样明朗朗的蓝。是黄河的金黄显示出兰州的湛蓝,还是兰州的湛蓝衬托出黄河的金黄?黄河啊黄河,你使兰州更加靓丽,兰州啊兰州,你使黄河更加壮美。猛然间,电击般的灵感在我的脑海里闪现——“黄河黄,兰州蓝”,这就是我要写的文章题名。

  第二天一早,我在黎明中就走出宾馆房间,站在观景台似的宾馆门前,呼吸着清爽的空气,因为此时沿海城市的大连还在混沌的热气中蒸腾,而这里却是避暑胜地。昨晚电光闪射的斑斓场景悄然而逝,城市建筑从五彩的光色中显露出真正的面容,国画一样的山水楼阁渐渐凸现出立体的美感,突然,一轮红日从东方——从黄河滔滔向前的尽头冉冉升起,像一个硕大的蛋黄,那样亲切,那样温柔,世界变得清晰了。陡然,这个亲切的“大蛋黄”爆发出火热的激情,骤然射出万道金光,国画般淡青色的城市也瞬间亮出坚实并优美的形象,她怀抱里的黄河此时似乎是激动了,千千万万涌动的波浪,犹如千千万万金色的小手,充满滔滔不绝的情感,一齐朝红日升腾的方向挥舞,俨然拥抱升腾的太阳。

  当作家采风团开始参观兰州市街的风貌时,几乎异口同声地发出“啧啧”的赞美之声。从著名的黄河第一桥“中山桥”漫步,到“黄河母亲”的雕塑,再到古老而智慧的水车博览园。我觉得我始终是在花圃和园林中漫步,整个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盆景,到处是山光水色,到处是玲珑别致,到处是鸟语花香,到处是现代繁华。作家们同时发现城市所有的街道和路面都是那样的洁净,那样的平整,那样的通透明亮。家居香港的《香港商报》张总编说:“兰州比香港干净!”我几乎就怀疑我的耳朵是否还长在我的脑袋上。如果说兰州比我们沿海城市干净,这已经是相当的表扬了。但说比管理水平世界排名在前的香港干净,那真就令我目瞪口呆。然而,大多数作家都去过香港,当我们走遍兰州大大小小的街巷时,面对一尘不染的路面,真就认定兰州确实比香港干净!

  也许我太激动,太兴奋,太忘乎所以,竟然开天辟地第一次“晕机”了。为此,我提前两公里跳下前来接我的小车,迈开双腿走在兰州的大街上。我看到鲜花盛开,看到游人如织,看到现代化的楼阁直插云端,看到远古的寺庙悠然耸立,看到在童年教科书上就印有的“黄河第一桥”,那坚固庄重的桥梁钢架还在显示着百年前的魅力。特别是当我攀登到我下榻的白云宾馆,真就弄不清我是走进梦境还是仙境。因为夜色刚刚降临,宾馆的窗外五光十色地闪烁,黄河两岸所有的楼厦墙面犹如巨大的电视屏幕,都在放射着赤橙黄绿的耀眼画面。猛然间我发现,就在这迷幻般的光彩中,黄河竟然贴着宾馆的楼根浩荡前行!我像个孩子,在心里不断地惊呼,这是黄河吗?这真就是黄河吗?这真真就是我在书本上,在梦境中,在世界江河的排行榜上看到的黄河吗?……

  坦率地说,近些年我们绝大多数的城市雾霾横行,即使是许多本来是空气清爽的城市,也是三天晴两天雾。可是我在兰州连续一周,天空却永远湛蓝,间合还有雪白的云朵飘浮。在我们参观兰州新区时,竟然还落下两个小时凉爽的雨珠。我们作家采风团团长幽默地说,这是我们作家代表团带来的礼物啊!

  无巧不成书,给我们开车的司机竟然是早年来兰州创业的大连人,他一路如数家珍地赞美着兰州。由于他一口地道并纯正的兰州话,所以当他对我说他是大连人,我认定他这是幽默。但他确实是大连人,而且还同我住在大连同一个区街,可是他却不太会说大连话了。一个人到另一个城市,无论吃、穿、住的习惯都能改变,但唯一不能改变的是乡音。而且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入乡随俗地改变乡音,即使是有些改变,但总还能听出他夹杂着的乡音。然而这个“大连司机”说的兰州话,比兰州还兰州,同车的作家和我一样,都不相信他是大连人。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一个城市能使一个外乡人彻底改变了乡音,说明这个城市有着超强的感染力和亲和力——兰州就具有这样的感染力与亲和力。

  我曾经有过无数次美丽的梦想,梦想有这样一座美丽的城市——城市中间有一条大河穿过,滚滚向前的波浪与喧哗的市街相映相照。也许梦想的次数太多,渐渐地我觉得我的脑袋太“童话”了,世界上可能不会有这样的城市。当然,我也到过一些美丽的城市,看到有河流似乎穿城而过,但细细看去,却不是我美梦中的城市,因为大多数的河流是在城市边缘蜿蜒绕去。

  在这树木繁茂的人工森林里,点缀着20多个森林公园,吸引数百万游客,正在参观之时我就看到不少兰州百姓游逛其间,悠闲地乘凉散步,享受着他们奋斗的果实。因为林中加栽各种色彩鲜艳的花草,又建了小巧玲珑的凉亭,所以我感觉我是站在江南的林园之中,同时却又感受到北国兴安岭的雄伟。

  如今城市南北两山已经建成60多万亩绿色林地,将近40万亩干旱造林区激活了原生态植被。15000万株各种类树木在阳光下千姿百态。兰州人再也不用趁冬季严寒凿运黄河冰块,现代化电力提灌,调蓄水池遍布林区,让黄河水上山的各种类管道四通八达,其长度的公里数,从兰州直线可以穿越到大连、朝鲜直达日本。

  这个“大连兰州司机”对我说兰州四季分明,冬暖夏凉时,我简直就要惊叫起来,这分明是北温带沿海城市的气候特点。内陆高原城市怎么会这么优秀?居住在中国东部沿海城市的人,对西部城市的认识,大都是我前面说过的“干燥炎热寒冷和风沙弥漫”。而兰州位居海拔2000米的高原,竟然没有严冬和酷暑。于是我开始严格地审视我所能看到一切,鸡蛋挑骨头般地挑剔着兰州的缺点,然而,我的挑剔是徒劳的。应该承认,沿海城市湿润的空气,会使尘土无法飞扬,所以城市更容易洁净。内陆城市气候干燥,必须靠人力物力和全力以赴的努力,也很难达到海洋气候城市的洁净。可兰州做到了,这应该说是难以置信的奇迹。

  邓刚,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人民文学》编委委员,中国海洋大学驻校作家。曾任辽宁作协副主席,大连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著有长篇小说《白海参》《曲里拐弯》《山狼海贼》,中篇小说《迷人的海》等。多次获全国及省、市文学奖,作品译成多国文字。其作品改编成影视剧本《碰海人》《站直喽,别趴下》《狂吻俄罗斯》《澳门雨》等多部。文坛誉为“中国的海明威”,“全国写海第一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绝对是我梦想中的美丽城市,然而这不是梦想,这是真切的美景,她绝对比我梦想中的美丽还美丽,一刹那间,我认定我来到童话世界。

  兰州是我国有名的工业城市,著名的“兰化”就座落在这里,工业污染是全世界城市都很难解决的难题,兰州怎么会如此“春光明媚”呢?后来经过了解,这一切全靠兰州人的勤奋。例如城市卫生的管理是现代“网格化”管理,整座城市区域精确地划成棋盘格,每个格都有专人负责清扫,专人负责一丝不苟地检查护理。更令人们惊叹和感动的是,在兰州四周干燥的荒山野岭上,兰州人竟能种植亿万棵品种繁多的树木,不仅形成江南水乡式的美景,而且还因为绿色的湿润招来大自然的雨水甘露。

  然而,朋友们百分之百地不相信,这怎么会是兰州?怎么会是那个荒凉的西部城市!……但仅仅是在几个小时前,在我从家乡大连机场登机时,我也与我的朋友们有一样的想法,认定兰州是荒凉的西部城市,再美能美到哪里去呢!肯定是风沙滚滚,肯定是严冬酷夏,肯定是令人呼吸困难的高原……

  兰州人心领神会地笑了,因为他们明白,他们就是“礼物”的创造者。新区是在一片自然环境严酷的干旱荒野上建起来的,但在一片现代化漂亮的厂房之间,你却能看到镜子般亮晶晶的小湖泊。如果我们能深入采访,那亮晶晶的小湖泊里,肯定盛满了兰州人一个又一个奋斗的精彩故事。

  短短的一周,我们采风团在兰州不但是走马观花,简直就是“跑”马观花。但就是“飞”马观花,也只是看到兰州风光的一角。所以,当我采风结束后,却流连忘返,仿佛我不是要返回故乡,而是正恋恋不舍地与故乡离别。为此,当我回到大连,下飞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转身再度登上飞机,飞回可亲可爱的兰州!……

  2019年的金秋,我随《香港商报》组织的作家采风团来到兰州,当飞机在空中缓缓飞翔,开始降落时,我不由得大吃一惊,甚至大吃二惊,碧蓝的天空下面,一座五彩斑斓的城市,中间分明有一条大河穿越。而且这不是一般的河流,而是大名鼎鼎,金光闪闪的黄河!从高空俯视,黄河犹如一条金色的腰带,柔软的波浪在车水马龙,在广厦万间的城市中间自由地流淌。大诗人李白曾挥笔:“黄河之水天上来……”我想,他应该这样写下句:流过兰州宽阔的胸怀!……

  为此,我们的面包车强力地吼叫,曲里拐弯地爬上城市边缘的绿色山林。在茂密如森林,漂亮如园林的人工绿化世界里,采风团的作家们兴奋了,身处在这个人工创造的天然氧巴里,他们睁大眼睛欣赏着,放大鼻孔呼吸着负氧离子,一个个欢呼雀跃,完全像注射了绿色的强心剂和绿色的荷尔蒙。后来我们采访了当地的林业工人,才知道为了这一片片绿色的城市屏障,兰州人付出了数十年的艰难辛苦,并真正达到了艰苦卓绝的业绩。因为我乘飞机从大连飞向兰州时,途经黄土高原的上空,就已经感到大自然的严酷。可过了黄土高原再往西,更是一片接着一片光秃秃的山梁沟壑。只是接近兰州,才突然看到绿宝石般的世界。我以为这是大自然对兰州的赏赐,其实是兰州人的奋斗成果。问题是在沿海城市的山区里,栽活一棵树都相当艰难,而在兰州火烧般干渴的荒山上栽树,谈何容易!英雄的兰州人却为此而奋勇拼搏。他们在干硬的荒山上挖出成千上万个深坑,趁黄河封冻时,凿出一块块冰团,车拉人抬肩扛,将成千上万个冰块送上百米高山,埋入土坑里。第二年春天到来,这些凝固的黄河冰块溶化,滋润着成千上万亩干渴的荒山,然后,嫩绿的小树苗在黄河滋润的荒山上茁壮成长,一年一年拔高,终于成林。正因为树林面积扩大,这些年兰州的雨水也就多起来。

  对于可怕而讨厌的雾霾,人们更多的是盼望大风,甚至连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员在预报天气时,都会喜气洋洋地说,因为有大风降至,所以雾霾会被大风吹散。然而,兰州人却为我们竖起了一面“不靠大风靠作风”的旗帜,这面旗帜现在已经是高高飘扬了——美丽的兰州不靠大风,照样没有雾霾。令作家们钦佩的是,在流经兰州的150多公里长的黄河两岸,特别是在市区沿岸,兰州人已经建起将近200万平方米绿地;12万多平方米绿化带犹如长城一样耸立在黄河沿岸,16000多株行道树整齐排列;11个公园,14组雕塑群美化着这座大河流经的城市。但兰州人并不满足,他们成立的“兰州黄河风情线大景区管理委员会”,正继续全力奋战,美化了再美化,实施夜景亮化工程,更上一层楼地提升兰州城市品位。

  这时我注意到走在大街上的兰州人,无论男女老少,他们个个喜气洋洋,而且对自己家乡如此靓美,显露出无法掩饰的骄傲表情。我想起远在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时的大连,因为抢先建了高楼,建了花园,得到外地游客的赞誉,市民们也是这种骄傲的表情。但现在,站在兰州优美的城市街道上,我只有惭愧得脸红。我将所见到的兰州风光不断地拍摄,然后发回我大连的朋友群里,让他们全都跟着我脸红!

  我在窗前足足站立了半个小时,欣赏着现代与历史交辉的壮丽场景,因为我感到宾馆的大玻璃窗,也是个巨大的电视屏幕。我用手机拍摄窗外的视频,发给家乡的朋友们。他们惊呼,问我这是欧洲还是美洲,是世界上哪一个外国?我立即斩钉截铁地回复——这是中国的兰州。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