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虎:(“根在岐山”征文·38​)岐山的文学

 作家张洁     |      AG-ag真人-金沙AG

  

李三虎:(“根在岐山”征文·38​)岐山的文学延脉(修改版)

  

李三虎:(“根在岐山”征文·38​)岐山的文学延脉(修改版)

  从此以降,岐山文苑名仕佳篇层出不穷。岐山旧志《艺文•序》曰:岐山“水怀珠而川媚,石韫玉而山辉。有诸内必形其外,自然之理也。”地灵人杰的圣贤宝地,引得历代四方文人墨客为之吟诗作赋,三国的曹植,唐代的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韩愈、谭用之,宋代的苏轼、苏辙、王安石、陆游,元代的仇圣耦、达实帖木儿,他们赞美凤鸣朝阳,歌颂周公伟业,感叹五丈秋风,留下丰富而脍炙人口的不朽篇章,给岐山的文学馈赠了永不消散的儒雅之香,这里的孩童从小呼吸这等风气成长,哪一代不出几位诗文大家?明代举人徐衡,为官清正廉洁,善古文歌诗,著有《奥山诗意》,并参与编修嘉靖《岐山县志》;同代河南道监察御史杨绍程,工诗文、尚气节,他将思虑情感抒发于《馆课宏词诗》《济险桥》等文集,以助廓清市井风气。清代于四川为官的李居一,将异域风情编成《蜀游草》《十秋吟》《青门草》《池阳集》等,可见他斯文的底蕴多么深厚;同代贡生程道宗,年愈七十犹日诵诗书,有古儒者之风。到了民国,岐山文化活动更趋活跃。第一届国会议员阎琳,古文功底深厚,文采飞扬,与上层名流诗赋酬唱堪称精彩绝伦,许多墨宝至今依然保存完好;民间尊称“薛举人”的薛成兑,不仅参与民国县志编纂,而且留下大量优美的诗文;本土尚存的许多碑碣石刻,仍能看到两位民国乡贤的珍贵文墨。漫漫千年长河,岐山雅士为文之事频见于史册,举不胜举。尽管承载原著的竹册帛卷或宣纸大都湮没于滚滚烟尘,但留在历史典籍中的岐人诗词歌赋仍然浩如烟海。

  岐山作家的文学作品,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深刻的哲理思考和执着的艺术追求。穿过时空隧道,从先周歌者创作《诗经》第一首诗,至今皇皇3000余年,敬读风、雅、颂和当代岐山籍作家作品,汉字的组合构成天壤之别,然而作品的内涵却一脉相承,歌颂伟人的丰功伟绩,歌咏民众的创造性劳动,表现克服艰难困苦改造环境的顽强意志和乐观态度,歌唱人间纯洁的爱情和大自然的无限美好,字里行间涌动着推动社会进步的伟大力量和人文情怀。时空移位,背景转换,并不影响人类对崇高精神的敬仰和对终极目标的追求,张扬真、善、美的主题亘古不变!作品的品质源于作家对于艺术的敬畏和对于文学的使命感,那些优秀作品,无不体现了作家正确的世界观和宽阔的胸襟,无不表达了作家热爱生活和关注人类命运的博大情怀。

  从最初的口歌和甲骨文开始,岐山地域的文学历经几千年演进,发展到如今的电子传媒方式,本土作家自发地办起“岐山作家”微信公众平台。短短三年时间,这个平台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等体裁原创作品4000多篇,因其作品总体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震撼心灵的艺术魅力,很快在全国范围内形成影响,并传至海外22个国家和地区,关注人数突破8800大关,近百篇作品被多种报刊发现并转载,成为全省办得最好的县级文学公众平台之一。这个平台犹如舞台,县内外各阶层不同年龄的岐山籍作家、文学爱好者来这里激扬文字,展示才华,并为外籍作家和文学爱好者推出优美的文字,“岐山作家”平台业已成为岐山作家们开辟的一座专门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的绿色庄园!

  周族的先祖后稷“教民稼穑”,开启了华夏农耕文明的新时代;周公制礼作乐,开创了中华文明的新纪元。地处周都近郊,周原人饱受礼乐文化和诗书雅韵的洗礼,骨子里滋长着工于诗赋的文心与儒雅之气,并在代际传承间熏染着后人。从那个时候开始,在人类精神升华的漫长岁月中,岐人找到了农耕文明与诗书文化的完美契合点,于是镌刻了“耕读传家”的高贵门楣,这样的门庭散发着“腹有诗书气自华,家开梅兰门自香”的贵气,成为历朝历代人们敬仰的楷模。这种贵气一代代感染承袭,钟爱诗书的品质融入岐人血脉,最后固化为代代繁衍的遗传基因,岐山便成为一块生长文人雅士的宝地。岐山周公庙后稷殿前的挡土墙镶嵌着一块碑石,上刻岐人敬模纯阳祖师吕洞宾仙迹“爱山延脉”四字,本意宏大且悠远得多,可以阐发为“如此可爱的绵绵岐山,演绎着郊禖娘娘和姜嫄圣母的动人故事,愿我岐民如山绵延不断生生不已。”在诗文之气笼罩的语境下,我们完全可以抽取其中包含的一种寓意:“如此可爱的灵山秀水,滋润着岐山民众代代风骚如故,文脉永续!”

  李三虎,岐山县凤鸣镇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史志协会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困惑山庄》,长篇纪实小说《冯家山的激情岁月》,报告文学集《步入辉煌》,编辑《岐星村志》《岐山县水利志》《岐山县军事志》《宝鸡市人民政府志》《宝鸡市烟草志》《宝鸡市国资监管志》《宝鸡市中心医院志》等10部专志。文学作品和专志均有作品获奖,被誉为“地方志与文学创作的双栖作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今,在《诗经》的故乡,正演绎世所罕见的“岐山文学现象”,那就是无论何种行业,总会出现相当比例的钟情于文学甚或将文学作为一生追求的“痴人”,他们在文学的园地不顾收成好坏,一直矢志不移地辛勤耕耘。文化团体、机关、学校等受文化教养和环境的熏染,学生或员工酷爱文学并不难理解,而在田地里耕作的农民会写出优美的散文,在酒店服务的女工会吟唱出美丽的诗篇,在企业忙碌的老板和在小作坊劳作的工头竟有闲情逸致写出深沉的诗文,这就是一个值得重视和深究的现象了。许多人什么协会都没有参加,却燃烧着出版自己作品的强烈愿望。据统计,目前分散在全国的岐山籍作家和文学爱好者数以千计,其中中国作协会员20多人,省作协会员60多人,10余人在全国范围内曾任或现任省级作协副主席、报刊社主编等文化团体负责人。据有关资料,全国有中国作协会员11000人,每县平均不到4人,岐山超过平均值的5.5倍。

  岐山的确到处播种着生长文学的种子,只要有一滴雨露、一缕阳光,便可催生茂盛的绮丽诗文。可以说,在岐山任意一个角落,随便抓起一把泥土,都会嗅到浓烈的文学艺术气息。即是在当下,岐人背负文学的重任,面对文学处于边缘的境况依然保持旺盛的创作热情,甘于承受寂寞,独守这方心灵的圣地。这种对于文学的执着与信念、天赋与成就,源于周文化对岐山人心灵潜移默化的熏陶,源于充盈于这方天地浓厚而清新的文学风气。心灵深处潜藏了对文学的敏感,岐山学子漂泊在外,文心不但不会泯灭,而且会随着眼界的开阔激发更迅猛的灵感,爆发出异乎寻常的创作智慧和冲动。最好的佐证:唐栋、红柯、温亚军、郭中朝、范文们到了中国西北边陲,敏锐地发现了活跃在千里雪原、万里绿洲之间的艺术精灵,他们所著西部风光系列,就是在这个魅力无限的背景上竖起的一座座艺术高峰。坚守本土的耕耘不辍,远离故乡的矢志不移。岐山人一再展示作家队伍的素质和实力,并以显著的文学成就证明,岐山不愧是名副其实的“作家之乡”!

  千年文脉延续至当代,岐山更是以作家辈出而闻名于世。先是李凤杰的《针眼里逃出的生命》《水祥和他的三只耳朵》等作品连获全国性儿童文学大奖,成为任省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第一人;徐岳以获《文汇报》小说征文奖的《山羊和西瓜的故事》为代表,取得了包括《小门长》在内的儿童文学的丰硕成果。同一时期,文化馆创作干部、有“故事大王”之称的李正义领衔主编岐山民间故事、歌谣、谚语“三大集成”,为他赢得了“陕西省优秀民间文学家”的称号。继后,新一代作家高起点纷纷亮相。军旅作家唐栋以短篇小说《兵车行》获全国大奖突入全国文学视界,并在编剧领域成绩斐然,作品被翻译成多种外文,多部小说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话剧或戏剧。红柯以斩获全国十佳小说奖的《美丽奴羊》和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的《吹牛》闯进文学天地,创作长篇小说、短篇小说和散文等题材作品集20多部,屡获大奖,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乌尔禾》《生命树》《喀拉布风暴》4次入围茅盾文学奖终评。冯积岐以《村子》《沉默的季节》《我的农民父亲和母亲》等为代表,著作等身,其中发表短篇小说200多篇,被称为陕西的“短篇之王”。军旅作家温亚军以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的短篇小说《驮水的日子》登上文学新境界,先后向读者奉献出长篇小说《无岸之海》《伪生活》《鸽子飞过天空》及短篇小说集《寻找大舅》《驮水的日子》等10余部400余万字的作品。吕向阳是资深记者,却在散文领域取得优异成就,以全面记述关中民俗的散文集《老关中》引起文学界较大反响,后以《神态度》获冰心散文奖奠定了他在文学上的地位。长安大学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教授、文学创作研究所所长霍忠义,将《爱情音乐盒》《心灵正能量》化作忠义之心礼赞人间的亲情、爱情、友情、人情、社会关爱之情,最终却以美文《父亲的冰糖葫芦》和《以爱的姿势倒下》作为他留给人间的情感绝唱……这一批卓有成就的中国作协会员,还有孟建国、李西岐、郭中朝、范文、王景斌、邱海泉、马召平、牛红旗、白麟、宁可、宁颖芳、李巨怀、净筱荟、杨耀峰等,有的享有全国盛誉,有的在世界文坛也产生了一定影响。曾两度获茅盾文学奖的著名女作家张洁,1942年随母亲从东北老家来到岐山蔡家坡草坡村,在这里度过了大半个童年和整个少年时代。品读她以童年生活抒写的《挖荠菜》和《拣麦穗》等系列散文,体悟她在《怀念关中》中称“草坡村才是我真正的故乡”的情感,可见周原的水土滋养了她的文学天赋,草坡村的生活丰富了她的创作积淀。1986年出生的后起之秀杨则纬,16岁就以新锐的视角和笔法写出《春发生》,后相继出版《末路荼蘼》《我只有北方和你》等多部长篇小说,以《躲在星巴克的猫》走红网络,成为陕西文坛青年作家的代表,著名文学评论家肖云儒评价她和她的文字:“这姑娘像放飞千纸鹤一样放飞自己的心灵!”

  是的,岐山的文学队伍代代相承并在创新中与时代同步,每一时期都有它特殊的使命与写作风格,其作品留下了他们所处时代的鲜明烙印。早期的王德省、杨青峰、苏洪波、乔辉、蔡晖、傅志辉、卫学昌、赵韬、李三虎、郭鉴明、杨海善、黄西文、苗烈香、苏文谦、杨同新,后继者君天、刘宗海、弘笃、常晓军、武剑平、武忠信、白淮斌、牟小兵、陈泯、杨智文、韩自兴,还有孙江林、王英辉、林一木、金乾生、郑金侠、杨亚明、靳天龙、郑鼎文、王金辉、杨跻、杨烨琼等大批作家,他们的小说、散文、诗歌抑或文学评论,各领风骚,独具特色。以小小说创作见长的秋子红,两部作品集分别列入“中国新锐作家校园文学经典”和“21世纪最受青少年喜爱的小小说读本”。青年文学评论家阿探,专事文学评论,像一匹冲出周原大地的黑马,驰骋在华夏大地。聋人作家赵林祥、梁亚军,一个抒写小说散文,一个吟诗作赋,他们的作品构成动人的交响乐,在同为作家的原县残联理事长朱宏让扶助下绽开岐山残疾人文学的奇葩。岐山有文学素养的农民像阡陌野草般恣意生长,茂盛而荡漾着自由之风,在“红学”土地上深耕的祝喜堂、多年担任村支书的王玉仁、把文学当作生命的范怀智等等,他们劳作的间隙在田埂边栽植的文学绿化树,业已成长为西岐特别靓丽的一道风景。在田禾那边,以出版散文集《一纸流年》的侯玲为代表,由张玉琴、张永乐、孙虎林、侯宏博、李娟、杨亚棉、王江华、范建梅、墨玉、史怡蕾、孙淑娟等数十名教师组成的作家群体异军突起,构成岐山文学方阵的新亮点。许多无法统计的后起之秀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一露头便显示出蓬勃的生命力。80后、90后作家屈嫄、段路晨、张谋、韩嘉豪等以更灵动新锐的攻势一经杀出便表现出不同凡响的姿态。在茫茫人海中,有这样一个不容忽视的庞大群体,他们热心阅读并偶尔抒写一些生活随感,不图在这方面有多大造诣,只为人生因文学而变得丰富多彩,他们是文学活动圈外十分忠实的拉拉队。纵观目前情势,岐山籍文学志士在全国范围内形成强大阵容,老中青少相继,梯队分明,素质优良,自觉凝聚为带有明显地域特征和群体意识的精锐团队,这就是“岐山作家”!

  周公姬旦天赋神授,定制乐典,为周太王作《岐山操》,抚琴而歌,伟人面对艰难时势的乐观情怀感染和塑造了民众的诗性,这块肥美的土地便盛行浪漫风气,在田野劳作的人民喜悦放飞心中的歌,便有《绵》《卷阿》《文王》《甘棠》《天作》等等风、雅、颂在田间、山野、水边吟咏而出,不久便酿成一个历史大事件,从岐山发源诞生了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一曲“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周文王撒在周原的三石六斗菜籽,年年菜花烂漫,果实满满;岐山的文学之脉,缘源而来,绵延不断!

推荐新闻